北京消逝的院落 童年遥远的回忆_北京_爱购法国_aigoufr.cn社区
  • 论坛
  • 聚焦
  • 部落
  • aigoufr.cn榜

北京消逝的院落 童年遥远的回忆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12 16:23:29 点击:23200 回复:66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我居住过的地方,早已经改变了面貌,变得更加整洁,更加现代化。我的记忆都已经陈旧,一切是那么的遥远。忽然想起这些,是因为再过几天,我就要五十岁了。半百之年?我好像还没准备好.....

  小时候我是住在郊区,别看海淀现在很繁华,可70年代这里是绝对的郊区。六十年代我太小,什么也记不住。不过记得只要夜间,105路无轨电车开出西直门。马路两侧就开始变得昏暗了,路灯间隔很远,如果一个人骑着自行车,您会看到他的身影,时而出现在路灯的映照下,时而又陷入黑暗中,你只能听到哗啦哗啦的车链子声,过一会儿,他又出现在下一个路灯下。有数的光源,来自展览馆、首体和那几个大学。唯一灯火辉煌的就是友谊宾馆。

  现在海淀古镇早就不存在了,甚至连很多地名也已经消失。人记忆中的东西总是最美的,海淀在我记忆里就是一个绿树成荫小巷清幽的美丽地方,其实仔细想想,嘿嘿,感觉也确实该拆掉了。
  因为那里既有幽静的小巷,却更多破旧的民房,有个叫泄水湖的地方,我曾在那里上小学,每到下大雨,这里就是一片汪洋,积蓄的雨水直接灌入街道两侧居民的家里。现在这个位置,好像就是海淀的那个基督教堂。

  我的家住在海淀一个叫西上坡的地方,这里就是一个大土坡,大约应该有两三万平米的面积,位于海淀镇的边缘,东面紧靠着海淀西大街,也就是后来的海淀图书城,西面隔着一条马路,就是六郎庄大片的稻田与荷花塘。夏天黄昏时分,站在西口那颗古老的大槐树下,向西凭高远望,凉爽的微风拂面吹来,夕阳的映照下满塘荷叶随着微风翻卷起伏,粉红色的荷花在池塘中时隐时现。这幅风景即使在后世的旅游景点也是很难看到的。不过荷塘不远处矗立的海淀造纸厂,却是大煞风景了,因为从这里开始,六郎庄流下来那条清澈的小河就变得浑浊不堪,五颜六色的漂浮物散发着臭气,一直流向了圆明园,汇入清河。这就是七八十年代中国的典型特点,美丽风景与浑浊缺陷并存。
  

  比较而言,在那个年代海淀镇还算是很繁华的,作为海淀区的行政中心,这里的商业也是最发达最全面的。从我家向东西两侧走不到100米,就各有一家副食品商场,北京的供应也相对充足。北面的商场拆的最早,后来的四环路占据了这个位置。不过二层以上商业机构,只有两家,一个副食品商场一家理发馆。其他百货商场、新华书店、门诊部虽然面积不小,可都是平房。印象中这些很高大,成年后才知道是我太矮小。

  海淀区委区政府公安局三个单位占据了海淀的中心位置,门前是一个小花园,俗称:三角地,这是海淀镇的街心公园,不过那个时候,到小花园锻炼的人并不是很多。倒是到了晚上,在这里谈恋爱的很多,花园灯很少,所有的座椅和树影下都是一对对人影,即使是寒风刺骨的冬天,也会看到。夜间,当年的首都工人民兵,后来的联防,都喜欢晚上到这里巡逻,据说是为了抓流氓,嘿嘿。


  海淀镇四周的民居院落大多比较破旧,像东西城那种深宅大院,也就是有数的几十座而已。可见早期,这里肯定是社会平民聚居之处。到了七十年代,住房更加陈旧拥挤,因为原来只住一家人的院子,现在都挤进了好几户,每户一般也就是一间房而已。

  到了90年代,海淀变化就大了很多,图书城替代了原来西大街的低矮建筑,但是整个海淀镇还是大多保持着原来的旧貌。我是84年搬离海淀镇的,因此也说不清这里是什么时候彻底消失的。

  2015年我回到海淀镇步行绕了一圈,算是怀旧,可我已经无法凭旧时的记忆,来定位了。所有的平房都已经消失,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旧日的面貌了。就连八一中学,我也就认得那块牌子。发展非常快,倒让我即失落又欣慰。
楼主发言:216次 发图:31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12 18:11:00
  严格的说起来,我并不算纯粹的北京人,我爷爷是在北京解放后1950年才到的北京。祖籍河北沧州。姥爷来的更早,13岁到北京,按年龄推算应该是1915年,祖籍河北保定。姥姥倒是算老北京,满族,但是绝不是旗人女孩就都是格格,至少我姥姥应该家世并不好。据老人回忆,她的爷爷也就是皇上出门,他会骑着马跟着护卫而已,大概也就是相当于北京卫戍区警卫部队的大兵吧。领旗饷却不足以养家。

  小院还是姥爷解放前买下的,不过早就交了公,变成了公房。房管所还准备安排个租户住进来,我妈直接找到他们,用单位分的住房和这个租户做了调换,这样就变成还是我们家人居住的独门小院了。自己的房子自家人住还需要这么麻烦,也是时代的特点。

  我记事起,院子已经很多年没有大的修缮了,院门院墙都略显破败。三间北房家人居住,三间小房子是厨房和储藏,角落里有个厕所,不过那是特别古老的蹲坑,没有冲水系统,定时有周边农村的农民来掏粪,来一次院子里可臭了,当然如果不来,那就更臭了。


  最喜欢的是院子中间的一棵大枣树,树冠覆盖了大半个院子。果实是一种不大的小枣,我姥姥告诉我,这叫金丝蜜枣,不知道对不对,不过名字很好听,听起来像果脯。倒是真的很甜很脆。每年打枣是我和表弟最快乐的时候,看着舅舅用竹竿抽打着枣树,我们就在树下欢快的奔跑,捡拾着掉下来的红枣。

  有意思的是周边三家都种着不同的枣树,后院是酸枣,树很高,每次打枣也会顺着我们家的房脊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他们家的枣好吃的程度和我家差不多,可从这样的小事也能看出人性格的差别。过去后院的住户就会只管打枣,落到自家院子里的捡起来,落到别的地方他就不管了。后来换了住户,每次打完枣,人家都会敲门,来把落到前院的枣捡回去。于是我也就去捡我家打枣时落下的,都变奸了。呵呵

  西边院子就更抠门了,他家在靠近院墙的地方,会用钩子,于是我就很少吃到了,不过无所谓,那种大枣个头非常大,甜而发茛,并不好吃。不过他家院门朝西,属于另一个胡同。看起来只隔一堵墙,实际却很远,我都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
  前院是老街坊,那就不存在这些问题了,不仅打的枣相互归对方,还会彼此送过来一些。

  可我总觉得亏,他家的枣是细长的,一点儿都不好吃。后来我在家挨揍,前院大姨来帮我解围,我才觉得她特好。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12 18:13:00
  小院儿据舅舅回忆是一百多平米,可我怎么算都感觉只有六七十平米。当然不能算房子的面积,我一直认为是我的感觉对,却不敢说舅舅错。

  等我有了点儿力气,可以举起竹竿,就开始粘蜻蜓,当时叫做:粘老琉璃。越是枣树的枯枝,蜻蜓越容易落。有时连中午觉都不睡,也不知道粘那么多到底干什么。被我爸爸说是残害生灵,大概我从小就贪心。

  老干儿、老籽儿、车轱辘钱,这些蜻蜓并不多,这几种属于蜻蜓中的凶猛动物,个头大脑袋圆,看着就特有劲,两颗大牙很厉害。我一直认为蜻蜓中他们几种应该算是老虎。

  小灰儿就应该是属于蜻蜓中的狼,个头不大,但是牙厉害,咬一下也挺疼,我专门伸手试过。最常见的海淀这边叫他大头蚊,这个家伙就像角马,受欺负的命,个头不大不小,脑袋圆圆的,可牙没劲,身体也没劲。但是数量特别多,有时都懒得粘它了。
  这些蜻蜓撕开后,胸部的肉一丝一丝的,看起来很结实。但是据说并不好吃,因为我的表弟自己尝过,生的,他撕开就吃了。呵呵。

  小红辣椒在常见的蜻蜓中最小,大约属于瞪羚级。不过挺好看。比它小的,我只在颐和园水边见过一些。水边蜻蜓是另一个类型,都是小身子大翅膀。不管是大个的黑蜻蜓还是纤细的小蜻蜓,都是这个特点。

  我之所以把蜻蜓分等级,是因为经常玩一种残忍的游戏,就是让蜻蜓对着咬。除了老籽儿长得最好看,经常可以幸免,其他多数我都让它上决斗场。这时就看出差别,我捏着翅膀,两只蜻蜓一对上,老干儿迅速就用那几条腿抓住其他蜻蜓的脑袋,有时甚至还没开咬,对手的脑袋就被它揪下来了,一对大牙上去,小蜻蜓脑袋瞬间就是两个深深的大洞,大眼睛里流出黑色的液体,直接完蛋。

  为了战斗的公平,我经常先让大头蚊去咬老干儿的尾巴,可这个家伙太废物,咬了半天,就看见老干儿的尾巴不停的抽搐、卷曲。可是咬不下来。

  两只蜻蜓一换位置,嘚,小蜻蜓尾巴掉了。小灰儿个比大头蚊还小,可是很凶悍,见面就咬。几个回合,那个大圆脑袋的家伙躲来躲去,还是被吃了。至于揪下尾巴,插根火柴,或者栓个细线放蜻蜓,就更是常干了。现在想起来,这些事儿,哪有那么好玩儿啊。

  不过我的游戏差点让我挨打,我爸后来看见我残害生灵,乐此不疲,终于瞪起了眼睛:你要是不想好好玩,就把它们放了。不过我一裂嘴,我爸也没有真为蜻蜓的生存权利打我一顿,只是告诉我蜻蜓是益虫,吃蚊子的。是不是益虫我不在乎,可我爸生气时瞪大的眼睛我很怕。

  粘的多了,就放到屋子里,等着它们吃蚊子,可从没见过它们捕食,全都趴在窗户上,想着往外跑。姥姥是抗议最多的,自行车胎她不管,可是熬胶它废油啊。车胎没油化不开,食用油定量,我老熬胶,放干了再熬,老太太就叨唠。我舅舅的松香本来是抹到二胡的弓子上,也被我砸碎熬胶了。可他小时候也粘蜻蜓,所以不会抱怨,还教我用香油熬胶效果最好。后来我想,我舅舅是不是嫌我讨厌,故意让我挨打啊?用香油熬胶,呵呵。那不是帮我们家换掸把子吗?

  
作者:daijian2003cs 时间:2016-09-12 19:53:00
  写的很好,请继续!
我要评论
作者:rochest126 时间:2016-09-12 20:45:00
  keep writing
  • 前生多悔: 举报  2016-09-13 09:58:00  评论

    您要是知道我上学时英语考多少分,肯定不会用英文留言,好吧,我接着写。
我要评论
作者:狐魘哲 时间:2016-09-12 22:19:00
  好!
  
我要评论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13 09:55:00
  我的回忆太过遥远,很难在网上得到共鸣。不过我就像喝多了酒的醉汉,有无数的话想要往外喷,主要是自己快到五十岁这个事实,给刺激的。
我要评论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13 09:56:00
  我舅舅上班很早,第一个月发工资,就给我买了一架铁片的直升飞机,上弦后会自己转着走,当时价格是一块八毛钱。后来又有一门大炮,价格是一块二,装上塑料子弹可以打出去。后来我和表哥又开发出了大炮的新功能,就是把鞭炮点燃,装进炮膛也能打出去。鞭炮在水盆里爆炸,让我觉得像海战!

  我还有一辆喷火坦克,在地上摩擦,前面就会闪光,一把匣子枪(驳壳枪),装塑料子弹,可以装7个,大个的扳机一扣打出一颗。但是这些武器我都没玩多久,从小喜欢科研的我把它们全拆了,再也装不上。被我妈打了好几顿,后来我想,我妈要是不打我,让我把家中东西都拆了,也许现在我就当了科学家了,可惜这个梦想被打断了,真的是打断的!

  不过这段经历,也可以帮助现在的家长们省点儿钱,孩子的玩具用不着很高档,他的兴趣会很快转移。反而越是具备想象力的东西,孩子可能越感兴趣。比如看完电影,我就拿个破板凳腿当抽风枪(冲锋枪),拿个破劈柴当大刀。

  冰天雪地里,我端着我的一把刺刀枪,对着雪人,奋力拼搏:杀!杀!我爸说,那时侯他就站在屋门后看着,还拉着我妈:看看,看你儿子,在外面自己抽风呢!

  其实我爸不提,这个场景我早忘了。但那把枪我记得,就是玩具步枪加上木头刺刀,前面有个塑料盖,拉开枪栓可以把塑料盖打出去。
  • honey雪域橙子: 举报  2016-09-20 14:14:50  评论

    评论 前生多悔:我妈妈给买的娃娃都让我把四肢卸下去再装上然后再把脑袋拧下来丢一边之后我妈就不给买娃娃了
  • 张涛小影: 举报  2017-01-05 13:12:28  评论

    前天私信楼主邀请,不方便出面,我特意帮楼主创立销售创业裙 5928-84769 ,验证码232,一个人生活不容易,感谢楼主分享,分享价值,已邀请地区的高手进驻,自媒体人作家,传递正能量。
我要评论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13 09:59:00
  等我成年后才知道,原来我当年的生活,已经接近很多80年代初孩子们的生活水平了。一方面我家属于双职工独生子,但是父母严厉的背后,对我其实也是充满宠溺的。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13 10:00:00
  海淀的西边风景很美,可是却和我的关系不大。由于是小独院,我从小就被圈养了。绝大多数时间都关在小院里,就在这里玩。据说不能跟外面的野孩子疯跑,原来爱跑的都是野孩子,老实孩子都坐在床头数脚指头。

  我后来特别羡慕农村长大的孩子,可能物质生活不如我,但人家那才叫快乐玩耍、幸福童年。小的时候,我应该算是独生子,因为我的小妹妹比我小10岁。直到76年才有她,所以相比其他孩子物质上还算好些。

  可这不是没有代价的,大姨和三姨的孩子都送到了姥姥家,老人就有点忙不过来了。两天一小盘点心,就是我被关禁闭的代价。那种小点心在海淀副食品商场出售,几种点心拼成一盘,大约五六块,六毛钱和八毛钱两种。最好吃的我认为是羊角酥,外皮酥脆下面是奶油,不过应该是人造奶油,因为放两天就会收缩发干。

  不过吃什么,我没资格发言,根据我妈的习惯,必须是她给买什么,我就应该接受什么,不许自己要,如果看到喜欢吃的想要,还赖着不走。那么吃的也没了,暴打倒是可以吃到,据说这叫规矩。

  吃的时候很高兴,吃完了就看着门锁发呆了,我妈我爸上班一走,就把屋门锁上了,透过玻璃可以看到我的两个表弟在院子里玩,可我出不去,他们也会趴在玻璃上向内张望,钥匙掌握在我姥姥手里,主要作用就是让我上厕所。我就像红岩里的小萝卜头,趴在窗上看着外面的天地。

  于是我就寻找一切可以玩的东西,比如鱼钩,用鱼钩把家里的照片勾成筛子,更好玩的是小剪刀,用小剪刀可以把被子剪出很多三角形的小口。我不知道当时是不是在反抗,估计潜意识里肯定是。
  • honey雪域橙子: 举报  2016-09-20 14:19:47  评论

    评论 前生多悔:看到这段我想起了我二舅,他小时候和他一玩伴在三伏天的时候穿着军大衣头上戴着军用帽子能盖住耳朵的那种他俩坐在大太阳底下比赛晒太阳哈哈哈哈哈。
  • 前生多悔: 举报  2016-09-20 21:06:17  评论

    评论 honey雪域橙子:呵呵,您这个回复有意思,小时候干的傻事,现在想起来才特好玩儿。不过当时可没觉得自己傻!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13 10:01:00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句话是不全面的。如果你处于弱势,那么你越反抗压迫越重。这一点我深有体会,真的从灵魂到肉体啊。

  于是我希望自己变得强大,当了大官,我妈肯定就不敢打我了。可这个决定让我一辈子都后悔啊。我把我爸的工作证撕掉了照片,贴上我抹着红脸蛋的人工彩色照片,干部级别是一百零八级。摇晃着我的工作证当时特别美。可没想到108级那等于所有人都可以把我踩在脚底下,闹得我一辈子都没当上官,连小组长都当不上。

  我表弟也是一个德行,他头戴破草帽,脚蹬没过膝盖的大雨靴,艰难的迈步向前:“我是大乖(官),我是大乖(官)”,因为小时候这个打扮,所以他也一辈子没当上大乖,没当农民下稻田就很对得起他了。
作者:狐魘哲 时间:2016-09-13 10:14:00
  好!好急了!
  
  • 前生多悔: 举报  2016-09-13 10:18:46  评论

    哈哈,您是没见过我这么没羞没臊的楼主吧?我爸当年告诉我,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就是人不仅要知道自己的缺点,更要知道自己的优点。所以我的脸皮越来越厚。
  • 狐魘哲: 举报  2016-09-13 12:59:37  评论

    好就是好,应该的。
我要评论
作者:明明685负 时间:2016-09-13 10:50:00
  满满的都是回忆呀 尤其是想起小时候扒在三毛餐厅门外羡慕的看着在里面过生日的小朋友 就盼着自己赶紧过生日。。。。。。
  • rochest126: 举报  2016-09-17 14:50:12  评论

    @明明685负 听说过,但从没去过。你不说,都忘了。
  • 书童锹: 举报  2016-11-01 09:59:56  评论

    我没有这么多华丽的语言,行与不行大家自己一试便知。推荐一位朋友给大家认识【股友老师】加 q :【445482500】 验证1596, 人不错,最近跟他买的票都赚了,早上有妖股,下午有尾盘股,还有交流圈,不错,分享给大家,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免费的】
我要评论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13 17:43:00
  就在最艰难的时刻,东方红太阳升,我家来了大救星。我三叔又来接我了!没等他走进屋门,我就含着热泪扑了上去,可他没敢直接抱我,他怕进不了我家屋门。我三叔身高一米八三,在当年绝对算高个,如果抱起我,很可能会磕到我家低矮的门框上。

  现在的332路公交,那时还叫32路,线路和站牌都是一样的。当年的32路公交车那个车型早就消失了。前面是一个独立的车厢,中间像拉簧,后面还拖着一个单独的小车箱,外观全是圆头圆脑。据说更早是烧煤气的,可我没见过,幸亏没看见,长大我才知道生的越晚越幸福。

  现在常见的通道式大公交,那时只有市区才有,大约75年,1路公交车换了大的通道型客车,还引的很多人专门去看去坐。1路公交也被叫做大一路。后来4路和52路车都变大了,这种车也就不再新鲜。

  从海淀到市区,那时叫做进城,市区被称为城里。至于远郊,到市区被称为去北京,这种说法直到90年代还没有变,远郊的小公共始终叫的是回北京去北京啊。我可没有地域歧视,咱就说过去的故事。最早变化的是通县,九十年代通县小公共叫的是:大北窑大北窑的走了。慢慢的昌平也变化了叫法,去北京变成了到德胜门,交通的便利逐渐拉近了地区间的距离。

  105路无轨电车则和现在差不多,只是车型也是圆头圆脑,我是到甘石桥下车,离西单商场还有一站地。比起海淀镇,其实市区变化才是最小的。像西四一带,现在基本就是原来的旧貌,只是沿街门市与当年不同。现在最值钱的门市房,当年是最差的,因为沿街房最吵也不安全。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13 18:02:00
  宏庙胡同现在已经完全变了样子,街道还是原来的宽度,南侧的民房都变成了小区,除了那所小学,已经很少旧时的痕迹。倒是后面的西斜街保留了原貌,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会拆掉。我曾专门回来走过几次,保存下一些录像和照片,等我彻底老了,可以拿出来当作回忆。

  我爷爷家住在什坊小街,原来叫十八半截胡同。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区,我也没兴趣再到小区里找寻什么。那条小马路现在觉得狭窄,当年却觉得特别宽扩,凡是能进汽车的其实都算宽阔的胡同。

  爷爷家住的是大杂院,不过当年大杂院的主人应该不是一般人物。因为高大的门楼后面,是一个狭长的门道,右手是门房。普通人家绝不会有个门房,负责通禀的。

  就这个不大的门房,都被房管所分配给了一户人家。全院应该是一共十几户,一个正院四个跨院。我爷爷住的是正院的东房,共有两间,76年以后门前又搭了两处小房子。一间是厨房,另一间80年则由我爷爷开成了一家诊所,也兼作他的书房。

  这个房子本来是一大间,用一种雕花的木质隔断又分成了两大一小三个空间。直到我的叔叔姑姑们长大成年,房子才被自己隔成了两间和一个小套间。后来想,大概被拆掉的木隔断应该放到现在也可能当文玩了。

  这个院子对我幼小的我,那简直就是太大了,以至于我长大以后,每次回家,总觉得自己走错了院门。当年的门道都够我们几个孩子疯狂玩耍,可后来看着却只有不到四米长。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13 18:02:00
  宏庙胡同现在已经完全变了样子,街道还是原来的宽度,南侧的民房都变成了小区,除了那所小学,已经很少旧时的痕迹。倒是后面的西斜街保留了原貌,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会拆掉。我曾专门回来走过几次,保存下一些录像和照片,等我彻底老了,可以拿出来当作回忆。

  我爷爷家住在什坊小街,原来叫十八半截胡同。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区,我也没兴趣再到小区里找寻什么。那条小马路现在觉得狭窄,当年却觉得特别宽扩,凡是能进汽车的其实都算宽阔的胡同。

  爷爷家住的是大杂院,不过当年大杂院的主人应该不是一般人物。因为高大的门楼后面,是一个狭长的门道,右手是门房。普通人家绝不会有个门房,负责通禀的。

  就这个不大的门房,都被房管所分配给了一户人家。全院应该是一共十几户,一个正院四个跨院。我爷爷住的是正院的东房,共有两间,76年以后门前又搭了两处小房子。一间是厨房,另一间80年则由我爷爷开成了一家诊所,也兼作他的书房。

  这个房子本来是一大间,用一种雕花的木质隔断又分成了两大一小三个空间。直到我的叔叔姑姑们长大成年,房子才被自己隔成了两间和一个小套间。后来想,大概被拆掉的木隔断应该放到现在也可能当文玩了。

  这个院子对我幼小的我,那简直就是太大了,以至于我长大以后,每次回家,总觉得自己走错了院门。当年的门道都够我们几个孩子疯狂玩耍,可后来看着却只有不到四米长。
我要评论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14 10:03:00
  这里是我小时候快乐的天堂,我爸是家中的老大,比我的叔叔姑姑大很多,我就成了当年家里唯一的孩子。不仅爷爷奶奶对我极其宠溺,叔叔姑姑也是把我捧在手上。

  三叔是我最佩服的,他不仅个子高,且人缘极好,上到老头老太太,下到穿开裆裤的小孩儿,反正跟着他到哪儿都受欢迎。于是我什么都模仿我的三叔。可惜三叔不常在家,他在清华大学下属的单位工作,只有周日才会回家。


  从小最宠着我的是我姑姑,小时候抱着我到处走,稍微大一点更是看着我顺眼,四处夸耀:我大侄子三岁就会背很多毛主席诗词,这孩子三岁就会下象棋,呵呵,就我那还叫下象棋,最多知道马走日象走田,玩不过人家,就跑过去揪表哥头发。至于我都八岁了,还尿过床,这事儿我姑姑是绝对不提的。

  

  最倒霉的是我的小叔叔,他比我才大十岁,我就把他的受宠地位给抢了。四叔在外面找来什么好吃的东西都会给我尝尝,这个习惯一直维持到我结婚成家。他的同学父亲出国,带回来一些咖啡,分到一些,他带着我,两个人偷着喝咖啡,这事儿我是不会告状。

  可我叔叔在邻居家里偷偷抽烟,恰好被我看到。我一边答应着绝不告诉爷爷,出了门喊着就跑了:爷爷,我四叔在孟X家里抽烟呐!我爷爷提着拐棍就去了...四叔也不会因此恨我这个小叛徒。

  吃饭时,我用了他的筷子,被他打了手一下,我爷爷立刻离开了饭桌,我的干嚎才刚开始,我爷爷的拐棍就打到四叔后背了,我不哭了,他哭了。

  我时候学会了骂人,四叔打了我一个耳光,本来是活该的事,可全家还要哄着我,倒把我四叔说哭了。可四叔还是很喜欢我,大概我小时候长得太漂亮了,又黑又瘦,看着就让人喜欢,哈哈哈。

  如果说小时候我缺什么?那我就是欠抽缺揍。六七岁了还不会自己洗脚,奶奶和姥姥蹲着给我洗,终于被我妈暴打一顿,全学会了。
我要评论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16 16:50:00
  爷爷家住的大杂院确实很大,后来看着小,一方面是我长大了,另一方面也是76年后,院子里逐步盖起了大量的小厨房,后来干脆是扩建出了居室。从这时候开始,院子里的和睦关系就彻底变化了。你家挡了我的阳光,他家占了别人的通道,从打嘴仗发展到大打出手。

  那几年再看到邻家的叔叔,都不知道该不该打招呼。好在这种情况没维持多久,等到各家地盘都稳定下来,北京爷们那种没心没肺的劲头就又出来,大家又恢复了亲热。

  我小的时候,整个大院好像只有一台电视机,是南屋家里的,用电子元件自己攥的(组装)。他家是院子里房子最大的,虽然是南房,可是整整三大间。小时候到他家玩,总觉得特别特别大。这是一位北航的副教授,只有三十多岁。

  但是我从小就不喜欢他。他脾气真的太大。他的两个儿子和我年龄相仿,是我儿时的玩伴,快到他爸下班的时间,他们俩就会赶紧跑回家去。经常玩的忘了回家,他爸爸看到,就是推着自行车快步跑来,然后就是一顿暴打。

  七十年代他家就有那种很正规的钢琴,可他的孩子们最怕的就是这个东西。为了学钢琴,他们经常挨打,所以我庆幸,我家买不起那个玩意儿。

  八十年代,这位教授去了美国,几年后他的大儿子也去了美国。虽然他的脾气不好,可非常有才华。并不是不爱孩子,只是教育方式不同。可惜那个年代越是有才华的人,生活可能越苦闷。
作者:狐魘哲 时间:2016-09-16 22:42:00
  看。
  
作者:rochest126 时间:2016-09-17 06:58:00
  小时候的生活,总是温馨的。
  • 前生多悔: 举报  2016-09-17 11:25:55  评论

    有位大哥说的好,小时候我们能快乐,是因为有父母为我们遮风挡雨。有一次做了一个不愉快的梦,惊醒时回忆梦境,父母老了,他们怎么能老呢!他们老了,这可怎么办啊!第一次多愁善感,却挡不住岁月流逝。
  • rochest126: 举报  2016-09-17 14:51:48  评论

    @前生多悔 倒也是。
我要评论
作者:fangying930 时间:2016-09-17 11:18:00
  一切都变化了,没有以前的风景了
  • 前生多悔: 举报  2016-09-17 11:28:39  评论

    嘿嘿,其实美好的是回忆,当四合院塞进去十几户人,也早就失去了美好。就一个上厕所的难题,我就不愿意回到大杂院了。
  • rochest126: 举报  2016-09-17 14:41:09  评论

    还好,有公共厕所。我就记得房子里面老能看到潮虫和土鳖。
我要评论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17 11:32:00
  院子里,我从小更喜欢的人姓夏,他年纪很小,是我小叔叔的同学。我喜欢他,是因为他很厉害。

  院子里象我这一辈的小孩子,都知道在外面受了欺负,就找他。虽然在大杂院里同龄的叔叔很多,可他却能冲在最前面,手里还提着一把大铁锹。刚才抢我们钱的那个孩子,看到气势汹汹的这一群人,吓得缩回了院子。还没有关上院门,夏的大铁锹就飞了出去,打在院门上,嘭然作响。

  可惜他很苦,平时只见过他和妹妹,两个人住在院子里。从没见过他的父母,当院子里的叔叔都去插队时,他却没有去,坚决不去。好像是为了照顾妹妹。后来不知道是学校还是当年的街道革委会网开一面,他留在了北京。

  几年以后,我已经上学了。却听说这位小叔叔进了监狱,原因我不清楚。可一个十七八的男孩子带着小几岁的妹妹,他具体做了什么,我都觉得好像能理解。
我要评论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17 11:39:00
  我们不常去的那个院子是西侧靠南的一个跨院,这个院子本来最好玩,因为长着全院唯一颗大树,好像是槐树,反正小时候觉得它特别高大,树洞可以让我藏进去。可惜后来这棵树被雷劈了,只剩下半截,倒是证明了它的真的高大,高大到引来了雷电。

  可是大家都知道这个院里住的徐爷爷不喜欢小孩儿,也就很少去。从我记事起,就看见徐爷爷每天坐在家里看书,永远一个人,除了买菜,几乎不出门。这是一位老教授,哪个大学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右派。

  直到79年或者80年,我才在院子里听到歌声,美声女高音,这才知道老人还有个女儿,建设兵团回来,在家待业,等待着考取音乐学院。可她应该快到三十岁了,反正比我叔叔大。她最终也没有考上音乐学院,几年后一个很简朴的婚礼,就再也没有看见过。老人也在幸福的时光刚刚来临后,没几年就离开了世界。

  只有我偶尔敢进老人的屋子,因为需要选个小孩儿,去捡回踢到徐爷爷屋里的皮球。只要有礼貌,老人并不难打交道。但是他不喜欢我们,我们也不怕他,因为能看出老人的和善。

  我们这个大院居民成分很杂,却多数混的不太如意,有被打倒的副局长,右派的老教授,还有我爷爷这样在家待了半辈子的医生。也有蹬三轮的老工人,开货车的老司机,反正大家就在这一个院子里一起混了好几十年。除了争小厨房,其他时候,全院大家关系都很好。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17 12:50:00
  还有一个声音:“光华广播电台--自由中国之声,刺啦刺啦...现在开始播音”。那声音那叫一个腻,就跟现在午夜卖春药的声音差不多。8739721,67927,2178390一堆乱七八糟的数字,也不知道她都叫谁。刺啦刺啦-电子干扰声....有人听过这个广播电台吗?
  • rochest126: 举报  2016-09-17 14:53:43  评论

    @前生多悔 敌台吧
  • 前生多悔: 举报  2016-09-17 17:20:26  评论

    是的,当年就叫敌台。台湾国民党电台,比美国之音更反共,也全是胡说八道的编故事,大陆人全家只有一条裤子,可我也没在街上见到光着出来的,呵呵。我也是上中学后才敢听,开始觉得好奇,后来知道了邓丽君,会定点等在被子里,举着半导体找她的歌。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18 15:07:00
  全院最好玩的地方,是院子后面,那里有一条狭窄的小胡同,夹在高大的院墙和北房之间,我长大才知道这应该是防火的。第一次单独进入这个小巷子,已经不记得是几岁。但肯定很小,因为稍大一点,我们敢于就在这里随便乱跑了。

  那一次是小孩们打赌,我从小有个坏毛病,就是臭现(爱显示自己),直到大了也没改。于是我就自己怀着忐忑恐惧独自走了进去,等我从另一端出来,已经是西跨院了。其实巷子并不长,里面既没有死人、也没有妖怪,连一只猫都没有。可还是害怕,因为当时几乎没什么爱听的小说,喜欢听的都是传说的故事,越胆小也爱听恐怖故事,什么绿色尸体,火葬场的秘密,于是经常自己吓唬自己。可故事从来都没听全过,也没人认真给我讲,就是这些片段,也比半导体里的小说连播,什么金光大道和高玉宝有意思的多。

  至于那本名著(曼娜回忆录)则是上初中才看到,男孩子经常神神秘秘相互传阅,然后学会了自我安慰。

  每年过春节,我爷爷家是最热闹的,我们全家也会回到这里,本来还算宽绰的两间小屋一下就拥挤了很多。大杂院这时候才显示出它的特点,天色黑暗后,大院子的中间就开始出现了放烟花的人,也不知道是谁家起头,大院的人很快就都聚集到了中间的院子,各家的花炮轮流登场,火树银花可以整整持续几个小时。非常的热闹也十分的和谐。

  说起烟花爆竹,那是我小时候每年的企望。春节前,是我最富有的时候。爷爷比较抠门,才给五毛钱。奶奶也给五毛,但是可以再要。我有三个叔叔一个姑姑,每人都会给我5毛钱,我说我三叔最好,是有道理的,因为每年三叔最少给我一块钱。于是我从70年到76年,每年春节前买花炮的钱没少过5块钱。在院子里的小孩中算是非常富有的了。
  周边的小合作社(小商店),也有卖花炮的,但品种少,都是些普通的鞭炮,小呲花(烟花)。沿着胡同一直向西走,到了政协礼堂,小街上有个花炮销售点,品种就全了很多。

  可是最好的就有点远了,西单筷子商店在宣武门内,商店的南侧开了个大窗口,这里是我知道的花炮品种最全、档次最高的地方。我舍得买的一般都是在2毛到3毛之间,这已经很贵了,一个花(烟花)比两挂小鞭还贵。可那里摆的还有很多更好的,记得最贵的五块多,几乎相当于后世的500元。

  我发现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物价的换算,基本上1比100,很多东西价格就可能对上了,当然这不包括基础的生活用品和维持生活需要的食物。

  对比结果,其实后世物价更低,很多人会不信,甚至骂我,呵呵,如果比较数字,那么80年前物价是真低,很多多东西都是几分钱几毛钱。但要是比较物价与工资的比率,那很多东西绝不便宜。工业品就更是超贵了。

  73年我干过一件自认为很自豪的事,那年我不到七岁,就是从西斜街自己走到了筷子商店。回家吹嘘时,把我奶奶吓坏了。即使这个时代汽车很少,但是一个六岁多的小孩儿,自己横穿长安街和西单大街都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那时可没有过街天桥和地下通道。于是我被禁足了,春节后,我妈听说了,于是又挨了家法。
  • rochest126: 举报  2016-09-18 21:11:13  评论

    麻雷子,闪光雷,彩明珠,二踢脚。对了,当时,你们谁敢拿着扔二踢脚放?还有一种玩法,就是拿着二踢脚的头,等一响完了,再扔出去。结果,有人悲剧了……→_→
  • 前生多悔: 举报  2016-09-19 12:37:49  评论

    您说的这种玩法,还真属于高科技,需要点胆量。如果没抓稳,斜着就飞出去了。扔晚了,嘿嘿。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18 15:21:00
  忽然想起写这些,是因为一件小事。那天走在街头,有个小伙子向我问路:“大..大爷,到XX路怎么走啊?”,小伙子可能开始想叫我大哥,不过看到我的脸,就很有礼貌的改成叫大爷了。哎,小兄弟啊,咱能别这么客气吗?呵呵。

  现在也不敢再盯着姑娘漂亮的大腿看了,过去盯着看,可能人家很高兴,因为你懂得欣赏,现在不敢看,因为怕人家骂我老流氓,虽然我还很想看。

  前两年检查,医生告诉我得了冠心病,那位副主任在那里皱着眉头:哎呀,这该怎么办呢?该怎么办呢?

  我真想抽她,你当医生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他妈那知道啊?!

  不过我知道,蹦迪骑马今后是没戏了,喝酒也就只敢喝两瓶啤酒,就当漱漱口。

  没办法,不管愿不愿意承认,即使我没老,但永远也不会再年轻了。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18 16:04:00
  我从1999年学会上网,听着猫滋啦滋啦响上半天,才能打开一个网页,却觉得很好玩。后来不再上论坛,因为火药味太重,不适合我。

  最近生意不好,实在是闲的,没想到一发还就收不住了,有一次一上午就写了八千多字,呵呵。
我要评论
作者:rochest126 时间:2016-09-18 21:16:00
  合作社,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社会变化的太快了。
作者:牧羊人1965 时间:2016-09-18 22:11:00
  说的很感动我也是六零后京二代,父是五十年代初当兵集体转业到北京的国防工厂的。我是朝阳区三间房的,当年我们那除了少量的工厂学院大院之外都是农田,我八三年工作时朝阳路也是又窄又破路边还有水渠……如全变了。已经是看不出原样了。
  
作者:狐魘哲 时间:2016-09-18 22:14:00
  敢问您也是拨号上网?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牧羊人1965 时间:2016-09-18 22:19:00
  @牧羊人1965 28楼 2016-09-18 22:11:00

  说的很感动我也是六零后京二代,父是五十年代初当兵集体转业到北京的国防工厂的。我是朝阳区三间房的,当年我们那除了少量的工厂学院大院之外都是农田,我八三年工作时朝阳路也是又窄又破路边还有水渠……如全变了。已经是看不出原样了。
  —————————————————
  我祖籍是山东的母亲是东北人,现在回想起来当年咱们那一代北京人多么的互相认同呀,那来的你什么“新北京人”我“老北京人”什么的。如今也的确是外地人来的太多了……唉,有时还觉得迷茫我到底算是那儿的人。
  
  • 前生多悔: 举报  2016-09-19 13:03:07  评论

    其实祖籍是哪儿的并不重要,关键这里是我们从小生长的地方,咱们早就和这座城市融为了一体。不过生活习惯也确实有差距,我在姥爷家的感觉就是京味较重,在爷爷家的感觉就有很大不同。
我要评论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19 13:07:00
  76年开始,院里各家都搭设抗震棚,却是只撘不拆,渐渐地院子就被越挤越小,各家的关系也越来越僵,过节放花的地方也越来越小。再者,当年像我叔叔们都是十多岁,最爱玩的时候,可后来他们都是二三十岁的人了,院子里的热闹自然少了很多。

  那个时代,北京真正的好烟,还是中华,人参(黄盒),上海牡丹,这种烟盒我各有一两张。上海凤凰、北京友谊也勉强算的上,但是太香,不是谁都喜欢,烟盒倒是好找。次一等的像上海、北京、礼花之类比较容易找到。云南的名烟有的听说过,却看不到。像大前门、恒大之类,抽烟算很好的烟,但攒烟盒就不入流了。我的叔叔们也会很宠溺的帮我攒烟盒。我的二叔不仅把自己的烟盒全留给我,看到同事结婚有好烟,他就会先扒下人家的烟盒。

  到爷爷家我就变得自由了很多,可以和院子里的孩子们一起四处疯跑。活动范围其实也就是缸瓦市、西斜街到丰盛胡同这一片,也不用担心人贩子,这时人贩子连自己家孩子还养不活呢!

  不过奶奶还是经常拿拍花子的吓唬我,主要是担心被车撞到,或者吃饭时找不到人。胡同里自行车比汽车更危险,因为胡同狭窄,汽车根本开不快。

  附近有几个神秘的大院,青砖素瓦红漆大门,按照围墙算,一个院子大约和我们住的大杂院一样大。偶尔门开,进出的那辆紧闭窗帘、宽大庄严的红旗轿车,宣示着主人的尊贵。周边邻居也会忐忑的避开大门,我们这些小孩儿,也被家长叮嘱不要在那些大门前玩耍。

  其实就算真在这种院子门前玩耍,最多出来一个年轻的解放军,告诉孩子们,到别地儿玩去。传说中都是外地军区的大官,可不知道为什么却住这里,当然这属于我后来想的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19 13:18:00
  我不愿意和我姑姑去西单,因为她只喜欢逛西单商场,可那些衣服我毫无兴趣。特别是晚上,只要广播一响,我就紧张害怕,怕被别人关在商场里。因此哭着要走,比商场售货员的催促还要管用。

  其实我也幻想过商场关门,不过那必须是西单副食品商场,经常幻想如果别人都走了,只有我在这里就好了!绝对是猪八戒掉到了泔水缸里,可以足吃足喝了。

  西单副食品商场当年在全国应该也算是物质丰富的一个所在,只要一进门,就可以闻到糖果、糕点、肉类熟食所散发的那种诱人的香味,品种丰富似乎并不逊于现在。

  但是这一切基本也就限于闻和看,没有那个普通家庭平时会买这些。我父母回来看爷爷奶奶,有时会到这里买些东西。北京有人结婚也会来买糖,但是商场里却总是有熙熙攘攘的人流,后来我觉得应该是全国各地到北京出差的人员。

  这里从来都摆着茅台、中华之类的奢侈品,叔叔们会指给我看。但这些是不卖的,具体卖给谁,我也不知道,那时候还没有外汇卷这种东西。

  我最喜欢和我爷爷一起来这里,因为他最有钱。而且我耍赖,在我妈那里会挨揍,对爷爷却最管用。那些贵的肯定是没戏,不过炸糕、话梅还是可以的。

  西单副食品商场那时和西单百货商场还是相通的,中间通道是一个十分高大的大铁棚子,有点像现在的农贸市场那种。两侧有小商店,但我不记得哪些是卖什么的。我只记得有一家的炸糕十分好吃,外壳酥脆,比现在买到的更加蓬松。8分钱一个,其实当年也一点儿不便宜。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不吃萝卜的猫 时间:2016-09-19 13:39:00
  爱看
作者:小菜妹133 时间:2016-09-19 15:31:00
  @前生多悔 2016-09-19 13:18:00
  我不愿意和我姑姑去西单,因为她只喜欢逛西单商场,可那些衣服我毫无兴趣。特别是晚上,只要广播一响,我就紧张害怕,怕被别人关在商场里。因此哭着要走,比商场售货员的催促还要管用。
  --------------------------
作者:小菜妹133 时间:2016-09-19 15:33:00
  写的真实,期待你的继续精彩
作者:jiayou201605 时间:2016-09-19 16:13:00
  爱上一个人 恋上一座城
作者:yrpcgn 时间:2016-09-19 16:21:00
  写的太好了,自然流畅,非常喜欢!
我要评论
作者:狐魘哲 时间:2016-09-19 16:21:00
  又看。
  
作者:九面闫魔敌 时间:2016-09-19 16:47:00
  只看了标题,同怀念儿时的院落。张自忠路八号。院儿里有座小山,山下是个防空洞。孩子们的乐园。现在的孩子好苦!
  
作者:zym17 时间:2016-09-19 17:26:00
  真的很有记忆啊
作者:yushuang881205 时间:2016-09-19 18:32:00
  美好的回忆啊
作者:牧羊人1965 时间:2016-09-19 19:46:00
  @牧羊人1965 28楼 2016-09-18 22:11:00

  说的很感动我也是六零后京二代,父是五十年代初当兵集体转业到北京的国防工厂的。我是朝阳区三间房的,当年我们那除了少量的工厂学院大院之外都是农田,我八三年工作时朝阳路也是又窄又破路边还有水渠……如全变了。已经是看不出原样了。


  —————————————————
  @牧羊人1965 30楼 2016-09-18 22:19:00

  我祖籍是山东的母亲是东北人,现在回想起来当年咱们那一代北京人多么的互相认同呀,那来的你什么“新北京人”我“老北京人”什么的。如今也的确是外地人来的太多了……唉,有时还觉得迷茫我到底算是那儿的人。
  —————————————————
  是这样,我们的确是生活习惯有差异。
  
作者:牧羊人1965 时间:2016-09-19 19:50:00
  @前生多悔 32楼 2016-09-19 13:18:00

  我不愿意和我姑姑去西单,因为她只喜欢逛西单商场,可那些衣服我毫无兴趣。特别是晚上,只要广播一响,我就紧张害怕,怕被别人关在商场里。因此哭着要走,比商场售货员的催促还要管用。

  其实我也幻想过商场关门,不过那必须是西单副食品商场,经常幻想如果别人都走了,只有我在这里就好了!绝对是猪八戒掉到了泔水缸里,可以足吃足喝了。

  西单副食品商场当年在全国应该也算是物质丰富的一个所在,只要一进门,就可以闻到...
  —————————————————
  对当年的西单副食商场的确是很丰富多彩,当年也是看着馋的流口水但是爸妈买不起,还有东单的大菜市场也是那样。
  
  • 前生多悔: 举报  2016-09-20 18:46:35  评论

    东单的菜市场可比西单牛,那里靠近外国人的聚集区,卖的很多东西我都不认识。只记得见过一条特大的大马哈鱼,摆在那里,切成块卖。可是那个年代,冷藏运输条件都很差,新鲜的大马哈鱼是怎么从黑龙江运过来的啊?
  • rochest126: 举报  2016-09-20 20:16:03  评论

    评论 前生多悔 :东郊民巷
我要评论
作者:mshoo08 时间:2016-09-19 20:30:00
  不错,有这么多老北京
  
作者:www6232abc 时间:2016-09-20 11:21:00
  值得怀念
作者:z123456ab 时间:2016-09-20 11:21:00
  喜欢北京
作者:uking 时间:2016-09-20 11:31:00
  有共鸣,不过作为70后的海淀人,有些事还真不知道,但也着实回忆了一把,很多交集,但更觉得时间过得太着急了,哎。。。。
作者:uking 时间:2016-09-20 11:32:00
  有共鸣,不过作为70后的海淀人,有些事还真不知道,但也着实回忆了一把,很多交集,但更觉得时间过得太着急了,哎。。。。
作者:zk1986619 时间:2016-09-20 12:01:00
  老北京啊,
作者:rochest126 时间:2016-09-20 12:08:00
  谁还能回忆起城里的小酒馆?我小时候帮大人打过一次酒,就记得喝啤酒好像有那种不起泡的玻璃容器。和现在的酒吧不一样。
作者:zzsy99 时间:2016-09-20 13:13:00
  写的好
作者:78991075 时间:2016-09-20 13:21:00
  感受不一样的味道
作者:黑白的豆腐 时间:2016-09-20 13:47:00
  赞一个
作者:xiaoyangren_6 时间:2016-09-20 14:45:00
  马住
作者:kengnidiea 时间:2016-09-20 15:56:00
  城市发展得太快了,很多事情一夜之间就模糊了
作者:u_105760167 时间:2016-09-20 16:22:00
  给楼主赞一个,文笔不错
作者:lycai1986 时间:2016-09-20 16:26:00
  老北京看着好有感觉!!!!
作者:l470723337 时间:2016-09-20 17:23:00
  充满记忆的建筑!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20 17:23:00
  @rochest126 2016-09-20 12:08:00
  谁还能回忆起城里的小酒馆?我小时候帮大人打过一次酒,就记得喝啤酒好像有那种不起泡的玻璃容器。和现在的酒吧不一样。
  -----------------------------
  北京的小酒馆我真没去过,更多只是路过看到。感觉那里是北京当年的老人和真正喝酒的人聚会的地方,一盘花生米或者开花豆,油炸的比水煮的贵一点儿。用一种木头的小酒提子,打上二两散酒,就会喝上很长时间。可能和公园里茶馆一样,也是聊天消磨时光,常泡那里的估计就是俗称的酒腻子了。

  那时候,卖啤酒是用很大的塑料杯子,就是升。这种升啤一直到80年代都在卖。小时候会拿着暖瓶去买啤酒,也经常是需要搭菜的。不过很多记忆都已经模糊了,感觉那时我已经上小学,更早就全记不住了。好像更早,北京人还不太适应啤酒。

  我能记得一升啤酒的价格已经是五毛多,不过那是八二年了。因为骑车出去玩,我算过账,论体积,啤酒一大升应该比汽水一毛五一瓶要便宜。于是就自己买一升,站在那里喝光,觉得自己已经是大人了。事实证明,喝完了啤酒更渴,肚子发胀还要找厕所。

  在饭馆,瓶装啤酒比较容易买到,因为略贵。那时还没有燕京啤酒,只有五星,好像是就叫北京五星啤酒厂,后来知道叫双合盛。还有一种丰收牌的,白牌,两边是麦穗的图案,据说很好。

  海淀当年只有三家饭馆,面积都很大。一个叫长征食堂,就在北大的门外。还有一家海淀餐厅,可大家都叫它海顺居,就是后来的海淀鸿宾楼。另有一家回民食堂,我就经常从那里买啤酒,因为最近,这里也拆的最早。

  每次去,饭馆里都是座无虚席,这里属于大众餐厅,顾客大都是点几个凉菜,朋友们举着大塑料升喝酒。用杯子的,更多是喝白酒。点炒菜的也有,但是不管送,菜炒好,服务员就大喊一声:熘肝尖,谁的?然后您拿着票自己去端。

  至于啤酒不起沫,我觉得应该不是容器的问题。我看到的卖散装啤酒,是先把那个大桶打开,咕咚咕咚的倒在一个特大的铝盆里,这时啤酒会泛起细腻的白沫。有顾客买,服务员直接舀上一升就递过去。如果用暖瓶,他会帮你灌。

  泡沫多了,酒就少,顾客不满,放时间长了,没泡沫,顾客也不满。可是你爱满意不满意,服务员没工夫搭理你,你有意见?那就下一个!去买啤酒一般都先看看,如果刚倒出来,那赶紧排队。要是大盆里一点儿泡沫都没有,就再等等。没泡沫时,啤酒也早就变成了温的,那就真和马尿差不多了。我是小孩儿,属于乖乖的排队,排到什么买什么的那种,给我什么酒,我都没意见。
  • rochest126: 举报  2016-09-20 20:03:45  评论

    评论 前生多悔:我的记忆是八零年代初的,那时候太小。我还记得帮大人买烟,红梅的。
  • rochest126: 举报  2016-09-20 20:05:14  评论

    评论 前生多悔:还有一家饭馆,在中关村加油站边上,就是科贸电子城现在的位置。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20 17:24:00
  @rochest126 2016-09-20 12:08:00
  谁还能回忆起城里的小酒馆?我小时候帮大人打过一次酒,就记得喝啤酒好像有那种不起泡的玻璃容器。和现在的酒吧不一样。
  -----------------------------
  饭馆坐着吃的人多,站着等的人也不少。看到你快吃完了,就有人站在身后,有的会打招呼:“您吃完了,这个凳子给我啊,”。有的干脆伸出脚踩在凳子撑上,你刚起身他脚一勾,凳子就归他了。都是那种方的木头凳子,为了那个凳子,饭馆里也经常争吵打架。服务员更横:吵什么!打架上外面打去!


  那个时代中国人是没多少钱,可架不住人多啊!每个人半年去一次,就能把饭馆撑爆了。吃饭的都是年轻人,中老年极少,他们需要养家,不可能到饭馆大吃大喝。花生米3毛,油炸的4毛,蒜肠茶肠一般好像是8毛,拼盘大拼2块,中拼不知道。可这些属于七十年代后期,更早我就不知道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yucc27 时间:2016-09-20 17:47:00
  难以忘记的回忆!
作者:hz番茄 时间:2016-09-20 18:17:00
  越来越少了!
作者:旭日白云 时间:2016-09-20 18:39:00
  北京是变了挺多,不过也没办法,没有什么是能一成不变的
  
我要评论
作者:kanbor32 时间:2016-09-20 19:33:00
  好帖子
作者:那些不朽和沉默 时间:2016-09-20 19:56:00
  我就喜欢这种怀旧帖
作者:那些不朽和沉默 时间:2016-09-20 20:02:00
  人生一过四十
  那时间快的嗖嗖的
  看看电力局给你家安的那块电表至少快20%
  那感觉就象看见那飞转的电表
  人生如梦
  这磕不是白唠的
作者:neroX007 时间:2016-09-20 21:00:00
  楼主文写的好棒!
我要评论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20 21:03:00
  @rochest126
  您的几句话,又引起了我很多回忆。黄庄这个包子铺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后来给海淀人留下印象很深刻。我从小路过无数次,可还真没在里面吃过包子,也算遗憾。

  您说的中关村那个饭馆是不是一栋大楼的下面?可能是颐宾楼,川味,粉蒸牛肉很好吃,还在那里买过一种面和馅分开的汤圆,自己沾点水包汤圆,我把它包成了一个个珍珠小汤圆。

  在这个店的旁边有一家冷饮店,那时我已经会带着小女孩去献媚了,嘿嘿。

  在它的斜对面,还有一家朝鲜冷面馆,我会带着我的小妹妹去吃,我妹妹比我小十一岁,那时还是个小娃娃。我妹妹和我非常好啊,上中学时,每次我妈打我,我妹妹都跑过来,拉着我妈妈的手:妈妈,你别打哥哥了!哇....

  哈哈哈,前几天聊起来,我妹妹还和我要保护费呢!
我要评论
作者:u_105612998 时间:2016-09-20 21:24:00
  你就可以接受了,
  
来自 aigoufr.cn日报ios客户端 | 举报 | 收藏 | 72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1)
我要评论
作者:69952 时间:2016-09-20 21:49:00
  我比楼主大几岁,满满的回忆!你小时候生活比我好。握手,同为六零后。
  • 前生多悔: 举报  2016-09-20 21:59:29  评论

    评论 69952:那个时代的生活大多还是很艰苦的,当年全家只有我一个小孩儿,算是幸运。愿我们心理上永远年轻,祝您健康快乐!
  • 69952: 举报  2016-09-21 06:41:06  评论

    评论 69952:这个贴子唤醒了我儿时的记忆,写的好!也祝您幸福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heyang3310 时间:2016-09-20 22:02:00
  历史记忆,马一个
作者:狐魘哲 时间:2016-09-20 23:01:00
  关于散啤酒的打法儿,我也说下记忆中的往事。邻居阿姨就是合作社工作的正式职工,当年拉散啤酒的汽车,就好像现在拉大粪的扁罐车,有啤酒来,一定提前通知邻居。所以,我打散皮总是在前10。拿暖壶,沫必须得舔干净再进家,当时还傻笑不知道兑水。
  
作者:巫马一瑾捉 时间:2016-09-21 01:39:00
  北京城还是不大一样的啊 韵味
作者:何大力2012 时间:2016-09-21 12:43:00
  。。??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21 13:44:00
  @狐魘哲 2016-09-20 23:01:00
  关于散啤酒的打法儿,我也说下记忆中的往事。邻居阿姨就是合作社工作的正式职工,当年拉散啤酒的汽车,就好像现在拉大粪的扁罐车,有啤酒来,一定提前通知邻居。所以,我打散皮总是在前10。拿暖壶,沫必须得舔干净再进家,当时还傻笑不知道兑水。
  -----------------------------
  当年拉散啤酒的汽车,就好像现在拉大粪的扁罐车。呵呵,那个沫--香啊!哈哈哈。

  您的回复,我又想起北京人聊天的方式,几个发小一起喝酒,外人听到他们相互挤兑,可能还以为这几个人有多大的仇怨呢。其实谁要和我的关系没混到那份上,我跟他说话客气着呢。

  我们自我调侃起来,也是毫不在乎。我就常说,我自己就是一个自以为聪明的傻X,我那帮哥们也会兴高采烈的应和:对,你丫就是一个傻X。切,他们懂个屁啊,我要不是因为长得太帅,早就当马云了!哈哈哈

  其实敢于自我嘲弄的人,内心比粉饰自己的人要更强大,更自信,因为我们敢于直面自我。嗯,也可以叫更不要脸。

  真正认识自己,其实比认识别人要更难。
  • rochest126: 举报  2016-09-21 21:52:02  评论

    评论 前生多悔:我都觉得自嘲算是一种修养了。许多人不懂。
  • u_101067537: 举报  2016-12-06 11:22:57  评论

    我的岁数比您小多了,在我经历看来自嘲是一种智慧,自嘲可以化解尴尬,化解没有必要的冲突。我随便一说的哦。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ty_爸爸726 时间:2016-09-21 13:50:00
  回忆杀,写得不错
  
楼主前生多悔 时间:2016-09-21 13:59:00
  前天,收到系统通知。有位朋友推荐我的帖子为红脸,我不太懂,还专门上百度查了一下。把我美的真红脸了。昨天再次收到系统通知,帖子已被推荐到aigoufr.cn日报头条区,还是不太懂。对别人不算什么,不过我却很高兴。谢谢。非常感谢。还有这几天关注我回忆的朋友们,谢谢大家。您的每一条回复,我都当成了您送给我的礼物。

  因为今天我五十岁了!现实中我准备悄悄度过这个生日,因为我不喜欢年过半百!

  在这里我却想与大家举杯相庆,祝我生日快乐!祝每一位朋友.....哎?我祝大家什么更合心意呢?大家自己心里发一个愿望,我祝大家的愿望,心想事成!

  有位朋友,把时光比喻成电表,哎!我现在真想偷电啊!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不吃萝卜的猫 时间:2016-09-21 14:12:00
  赞
作者:雪涵1204 时间:2016-09-21 14:42:00
  @前生多悔 2016-09-21 13:59:00
  前天,收到系统通知。有位朋友推荐我的帖子为红脸,我不太懂,还专门上百度查了一下。把我美的真红脸了。昨天再次收到系统通知,帖子已被推荐到aigoufr.cn日报头条区,还是不太懂。对别人不算什么,不过我却很高兴。谢谢。非常感谢。还有这几天关注我回忆的朋友们,谢谢大家。您的每一条回复,我都当成了您送给我的礼物。

  因为今天我五十岁了!现实中我准备悄悄度过这个生日,因为我不喜欢年过半百!

  在这里我却想与大家举杯相庆,祝我生日快乐!祝每一位朋友.....哎?我祝大家什么更合心意呢?大家自己心里发一个愿望,我祝大家的愿望,心想事成!

  有位朋友,把时光比喻成电表,哎!我现在真想偷电啊!
  -----------------------------
  祝叔叔您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_^
  
我要评论
作者:雪涵1204 时间:2016-09-21 15:02:00
  @前生多悔 2016-09-21 13:59:00

  前天,收到系统通知。有位朋友推荐我的帖子为红脸,我不太懂,还专门上百度查了一下。把我美的真红脸了。昨天再次收到系统通知,帖子已被推荐到aigoufr.cn日报头条区,还是不太懂。对别人不算什么,不过我却很高兴。谢谢。非常感谢。还有这几天关注我回忆的朋友们,谢谢大家。您的每一条回复,我都当成了您送给我的礼物。

  因为今天我五十岁了!现实中我准备悄悄度过这个生日,因为我不喜欢年过半百!

  在这里我却想与大家举杯相庆,祝我生日快乐!祝每一位朋友.....哎?我祝大家什么更合心意呢?大家自己心里发一个愿望,我祝大家的愿望,心想事成!

  有位朋友,把时光比喻成电表,哎!我现在真想偷电啊!

  -----------------------------
  @雪涵1204 2016-09-21 14:42:00

  祝叔叔您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_^
  -----------------------------
  算来,您比我大18岁!看您的文字,有如一个老北京在我面前拽拉吧唧的贫,地道北京味儿!呵呵!一如既往支持,同时也感谢您能为我们这些看客还原我们不曾看到过的,经历过的老北京生活,满足了我们心中的向往和好奇!谢谢!
  
我要评论
作者:owcowc 时间:2016-09-21 15:24:00
  四合院
  
作者:雪涵1204 时间:2016-09-21 16:22:00
  坏人!^_^
  
作者:太阳雨20000111 时间:2016-09-21 16:24:00
  写的很好啊,,首都的60后童年跟我们这里的70后童年是一样一样的,,,
作者:llndsb 时间:2016-09-21 16:57:00
  啦
  
作者:qgswordty 时间:2016-09-21 17:00:00
  家住甘家口、花园村附近的81年北京土著,向楼主致敬
作者:慧在心中WBT 时间:2016-09-21 17:20:00
  留下。八零后海淀人~我的儿时记忆只到海淀街里,去那里最多。有个比较长的上坡,家长骑自行车到了那我要下来,不好蹬上去~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火海狂鲨 时间:2016-09-21 17:24:00
  这帖子得顶!d=====( ̄▽ ̄*)b!
作者:伯虎点嫦娥 时间:2016-09-21 17:44:00
  楼主,咱们老乡啊。您沧州哪里的?
  
作者:伯虎点嫦娥 时间:2016-09-21 17:51:00
  写的很有韵味,投稿北青报试试吧
  
作者:狐魘哲 时间:2016-09-21 17:57:00
  祝前爷生日快乐!
  
作者:rochest126 时间:2016-09-21 21:57:00
  生日快乐!
作者:不凡的庄园 时间:2016-09-21 22:56:00
  等更新
  
作者:ntLIFE 时间:2016-09-22 07:12:00
  这种老房子老街特别有归属感,特别温暖,虽然拥挤但很有生活气息。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aigoufr.cn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流量统计代码
dm146472js 99fanhao xiuxianjun caifu shuaii.com www.tmdbx.com www.aiwuoo.com www.ayilan.com www.6ydm.com www.7ctxt.com mstlt www.fulishipinba.com www.tyjxs.com www.lershi.com www.wxanb.com

法国代购 法国代购 法国护肤品 法国化妆品 法国药妆 法国直邮 百度关键词刷下拉 法国代购aigoufr-法国代购-在线购物> 深法贸易有限公司-法国企业GUIOQUI公司 seo网站优化-seo站长工具 爱购法国aigoufr-法国代购-在线购物 爱购法国aigoufr,法国代购,法国直邮,法国化妆品,法国护肤品,法国药妆,法国奶粉,法国红酒 免费电影网 免费电影网 微博爱购法国代购-法国奶粉-法国护肤品-法国药妆 爱购法国代购-官方微博 豆瓣爱购法国代购-法国奶粉-法国护肤品-法国药妆-法国美容产品-法国化妆品 爱购法国淘宝网-法国淘宝网-海淘法国-华人代购-法国购物 法国代购爱购法国微博weibo.aigoufr.com微信:yueyuan0816 法国代购微信:yueyuan0816 法国香水品牌,法国代购购物 法国香水,法国购物